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:很多议论都是只有二等脑

2019-06-12

  最近华为、任正非正处于风口浪尖上,在一片赞誉之外,也有不少诋毁的言论,我有时候会想回复,但又觉得回复不过来。

  实际上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模型,每个人都对自己行为的合理性有根深蒂固的偏执,他们往往会一厢情愿地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,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

  我们赞美一个人、一个企业,未必是“捧杀”,这就像给你一个位子,你如果能坐得稳,那这个位子就是你的。名位这样的东西,不在于外界的毁誉多少,根本还是在于自己能不能盛得住。

  比如我曾见一些成功的老板,发迹之前都是备尝讥嘲冷眼,打脱牙和血吞,有一肚子的辛酸,这些他们都硬挺过来了,可一旦成功后,面对鲜花和掌声,他们就开始晕头转向、发飘了。

  人是社会动物,每个人都免不了被同类或明或暗的议论,谁人背后无人说,谁人背后不说人?人就是这个德行,改不了的。

  英国剑桥的数学大师哈代(Godfrey Harold Hardy)在《一个数学家的自白》(A Mathematicians Apology)的开头有一段话很有名,“一个职业数学家写关于数学的事是悲哀的。数学家的本分是做点什么,创出一些新的公理,替数学增加一点,而不是谈论自己或其它数学家做了些什么。政治人物鄙视评论政治的人,画家鄙视艺术评论者,生理学家、物理学家,或数学家通常都有类似的感受。没有任何嘲笑,能比创作者对解释者的嘲笑来得深奥,或在整体上更为合理。阐释、批评、欣赏,都是只有二等脑子的人的工作。”

  做事就是动辄得咎的,从某种程度上,做的越多,做错就越多,做事的人被诋毁是逃不掉的宿命。

  晚清时期有位名士自恃才高八斗,天下没有比自己更高明的人物,平时谈论也是目无余子,随意臧否古今的名人,后来他去见了李鸿章,发现李鸿章才气超其十倍,见识高其百倍,更不论功业成就,但超卓如李鸿章,做起事来动辄被朝野大骂,他才知道做事之难,从此收起了恃才傲物的毛病。

  “与任何人相处,时间长了肯定都能看出毛病,因为眼睛就是业力专门为我们准备的。因此,我们需要认清自己的评判标准来自于自我,而不要轻易评论他人的是非功过。其实,你看到的,只是业力允许你看到的。”

  议论、评价他人是非常轻易的事情,因为这不需要耗费太多的脑细胞,还能过把嘴瘾。但就算你议论的再高明,也不如做好自己的事最高明。

  我微信好友里有个人每天都会发表评论,这个国际争端背后有阴谋,那个国家大事背后有猫腻,这个人太差劲,那个人水平低,总之在他眼里都是问题,就他自己最高明,好像他是站在正确的高地一样,谁都不如他有韬略。

  但这有什么意义呢,对这样的人,只能说一句:你高兴就好。(所以,忍住不说不议论是很难的。。。)

  推荐王兴的一句话:“先博闻强识,让你的视野不受局限的任意扩大,等你吸收了足够好的东西后再思考分析,得到这些东西的共性和差异性,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论。如果你能这么做,那你就比很多人跑的更远了。”

  做人做事要注意:别太不把自己当回事;别太把自己当回事;也别太把别人当回事。



香港马会开奖资料,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,六合现场开奖结果,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,香港赛马会开奖现场,香港马会开奖最快报码,六和开奖结果走势。

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| 六合历史开奖记录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彩霸王| 香港历史开奖记录| 神算曾女士| 香港挂牌心水论坛香港资料| 铁算盘心水论坛| 77877世外桃园藏宝图| 11550000.com| www.kk678.com| 免费资料大全|